目前日期文章:200804 (6)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為了當個美美的新娘,我也不能免俗的加入了瘦身的行列。

以前總是大力阻止我減肥的爸媽,這次竟然默許我虐待自己的行徑,買飲料和炸雞時也只買四份,並刻意在我不在家時才吃。為了讓我趕在六點前吃到新鮮的蔬菜晚餐,甫下班的媽媽,捲起袖子一把就埋首在鍋鏟中,蒸騰的油煙恣意舞動著,將媽媽疲憊的臉團團包圍,我看見一滴汗水沿著她的髮際滾落,在磁磚上,發出了莫大的聲響。

我們家一向在七點半才開飯的,當爸爸與弟弟一一拖著滿臉的倦容進門之際,只有我一個人心滿意足的大快朵頤。然後,七點之前,我已經背起行囊,整裝待發,前往健身房。

當我回到家時,通常爸爸已經將碗洗好了,弟弟也已經將衣服晾好了,而我竟然像一個局外人般什麼忙都幫不上。我磨蹭到正開心地看肥皂劇的媽媽身旁,想對她說些什麼,喉頭卻像塞了一把棉花,我只好轉過身摸摸睜著無辜雙眼的小麥,假裝若無其事。

ellena0819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4/9的夜晚,當我和Nomar正在設計師台中的工作室談得如火如荼時,Ting的電話突如其來,商請我到嘉義為他主持文定喜宴。

我疑惑的看著行事曆,明明是三天後的事,怎麼如此倉促?「我同學臨陣脫逃啦!」Ting的聲音還是那樣嬌憨的教人難以拒絕。

於是我翻箱倒櫃,找出足堪勝任的小洋裝,胡亂的將保養品化妝品耳環髮飾掃近包包裡,帶上一本書。在4/11晚間八點,我走出嘉義火車站,沒有等太久,便坐上Ting的車,前往大北京。

ellena0819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電車行經民雄的時候,已經是華燈初上的夜晚了。

我興奮的撥了通電話給你,要你猜我的確切位置。挨著夜色,卻也不難辨識,窗外的招牌似乎多了一點,但是,也僅只是一點點而已。鵝肉店裡因為第一次享用大餐而吃得津津有味的兩條背影,似乎交疊成一塊;而仁愛眼鏡的綠色招牌燈光打得太強,炫惑了我的視線;似乎有一列摩托車呼嘯而過,與列車競速,然後,慢慢的停下來,慢慢的,電車進站了。

那是我的十八歲,柴快車悠然自得的停泊在第一月台,這個小鎮的步調是緩慢的。而當一個因人生地不熟的女孩從熾熱的驕陽中匆匆忙忙跑進空盪的候車室時,有個渾身塗滿陽光的男孩很突兀的撞進她眼底,彷彿等候千年,只為了在最美麗的時刻,抖落一身的風塵,然後,對她咧開了一嘴的燦爛。

還原現場之後,我不得不承認,那個畫面中,其實還有另外兩個人,學妹瑜和同學牛。

ellena0819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因著西堤牛排五折券的誘因,一大早,我便在彰化捐血站的排隊人潮中。

而畢竟是膽怯的,那一個大剌剌的陽光刺得張不開眼睛的正午,
我走下捐血車,天旋地轉,眼前一黑,
倏地,倒下。
小學生式的跌倒,臉部直接著地,手指關節留下補皮似的的疤,但那是醒過來之後的事。
那一剎那,只剩下聽覺仍起作用,驚恐的尖叫聲、慌亂的腳步聲,雜沓紛來,

ellena0819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 Apr 05 Sat 2008 21:54
  • 雪見


四月,沒有雪的日子,我們在雪見。
Sylphy2.0。三個大無畏的女壯士。一張地圖。半點行李。滿座的歡聲笑語。

在省道三號往大湖方向奔馳許久後,依著識途老馬snow的指引,首站來到洗水坑豆腐街。
這裡有引人思古幽情的小巷,而橋下是清澈透亮的小溪,也難怪乎能洗出這麼滑順溫潤的豆腐了。

ellena0819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遠在還沒有開始籌備婚禮之前,有個人就興高采烈的提出婚禮流程的構想,
包括MV製作、影像剪輯,甚至連要去訪問誰、預計叫Nomar告白的台詞都想好了。

那是在春雨綿綿的夜晚,
我看著那意興遄飛的眼神,心頭湧起一股熱浪,久久不能平息。

妹妹雖然和我相差六歲,卻總是最能瞭解我的需要。

ellena0819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