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_1432.JPG 

那一刻,沒有漫天拋下的彩帶,但是每個人都又叫又跳,我看見你們相互擊掌,激動的擁抱,眼神裡全是興奮的火花。

一週以來的每個中午,球場上滿是喧囂鼎沸。你們來了,一張張意興遄飛神采昂揚的臉孔,摩拳擦掌,蓄勢待發。而後,嘴邊仍留有一抹滿足的油膩的、呼朋引伴大聲嚷嚷的、捧著便當匆匆趕上的加油團,一下子便把球場團團圍住,既緊張又雀躍。

我對你們說:「驕兵必敗。」像是裝設了嘮叨偵測器,我苦口婆心的話還沒說完,你們笑嘻嘻的,一溜煙的不見了。

所以從第一場到最後一場,你們沒有一場打得輕鬆,總是要到令人十指絞扭血脈賁張面部抽搐的極度緊張狀態,你們才會開始切換正經模式。也總在那時候,我才會看到那心有靈犀的妙傳,義無反顧的飛撲,幾次死裡逃生,幾次凌厲的殺球,完美的方程式。

也總在打到deuce的時候,我們的啦啦隊幾近瘋狂,卻只能在加油聲方歇之際,屏氣凝神,祈禱上天給我們多一點好運,祈禱場上的你們多一點抗壓性,忍得住這失之毫釐,差以千里的巨大壓力。

ellena0819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