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的最後一天,很有一些感觸,但是因為歲末活動爆多,而案頭上有堆積如山的作文待批閱,這計畫暫且要擱置到寒假了。 而今天因緣際會翻開了半年前完成的論文,當時有許多貴人相助,如今仍然點滴於心頭,在此一併感謝。

      終於,這一天翩然來到。

    原本以為,完成論文是遙不可及的夢想。案頭上堆積如山的書籍、散落的影本資料,曾經那麼狂妄的對我齜牙咧嘴,嘲笑著我日復一日,終究成為一種習慣的懈怠。而在陀螺般的教職工作中,我陷落在無止盡的時間流沙裡,掙扎著不肯醒來。

    那個蟬聲唧唧的午後,我們曾經緊捏著那張有著俊雅老師簽名的指導同意書,額角薄薄沁出的汗水,閃耀著興奮的光澤。然後傻裡傻氣的到圖書館一股腦兒的扛回一堆書,不明就裡的囫圇吞棗一番。一下課就窩回寢室打報告,直到颱風夜宿舍大停電,才驚覺對師大夜市竟有入寶山空手而回的荒謬之感。緊鑼密鼓的課程之外,終於鬆了一口氣的假日,搭著晃悠悠的公車,埋首浸泡在國圖一整個下午,站在影印機前瘋狂印論文的軀體,像一隻嗜血的獸。這些那些,室友甘苦與共建立的革命情感,如此再寒暑。但每當回到職場便輕易忘卻的,那個夢想的初衷和溽暑的煎熬,只剩鴕鳥心態的瑟瑟縮縮。

    直到在灑滿金光的四月,敏慧放下刀叉,丟給我一句話。我驀然看見透明而空洞的自己。當天晚上立馬重拾兩年來斷斷續續的篇章,而鼓漲著無與倫比的堅定信念。然後我生命中的貴人,一個個形象鮮明立體起來。謝謝敏慧和惠敏,當我因熬夜趕論文,拖著頭重腳輕的身體一臉灰敗地出現在校園時,妳們溫暖的笑靨,是張柔軟的網,緊緊將我包覆;謝謝同窗四年以及所有愛我的姊妹們,在臉書上給我永不打烊絕不斷電的支持,那無厘頭的瘋言瘋語,是無可取代的默契;謝謝就讀於大學部的愛徒竹郁,幸虧你是個練家子的體育系學生,才禁得起屢次動輒二三十本書的寄送借還,以及我搞烏龍的即時善後;謝謝同為論文拼搏的碧純,在我因疏忽而火燒眉毛之際,特地從龍潭北上國圖。當我握著那疊妳寄來的珍貴資料,不知怎麼的,竟有滾燙炙熱的錯覺。

    而我最敬重的許俊雅老師,您治學嚴謹的學者風範令人孺慕不已。在多次的魚雁往返中,您不厭其煩地修改並予以一針見血的建議,讓學生獲益匪淺,您將是學生一輩子仰之彌高,鑽之彌堅的信仰。謝謝張春榮教授與林于弘教授深入肯綮的提點,讓學生得以窺見研究角度的另一面向,也因為兩位委員的指教,讓論文有趨於完善的可能。謝謝白靈先生撥冗接受訪談並辛苦校閱。在咖啡館一角,您那談笑風生的姿態,儒雅卻晶亮的眼神,讓我對大師風采有了新的詮釋。

ellena0819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