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408 (6)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DPP_0614.JPG  

 

書房裡有一片牆,在建置之初原本用來放置書櫃,因而沒做裝潢。後來Nomar為了逞一己之私欲,強行霸占成為他的音響空間。從此那片牆除了Chagall的那幅畫之外,一直都空蕩蕩的。

前陣子Nomar突然有感而發,他悠悠地嘆了一口氣:"音樂美則美矣,但低音反射太多,音樂的細節都被掩蓋了,聽感稍嫌混濁。喇叭的背牆也是需要用木料適度吸音的。"

這種滔滔不絕振振有辭的時刻,我通常都是故意裝忙置若罔聞。但是~人生的轉折往往就在這個但是~那時我正好逛著PTT,天使主購翩然飄到我眼前,對我進行美麗的邀約,手一滑,一組實木照片牆入荷。

 

ellena0819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_MG_1805_2  

 

最美的風景在路上,此話不假,尤其是一隻野旄牛就這麼大喇喇的俯臥天地間,毫不遮掩毫不躲藏,即便腳步聲掩至,仍然好整以暇,不受驚擾,輕易地被鏡頭捕獲。一群見獵心喜的城市鄉巴佬七嘴八舌嘖嘖稱奇地漸次靠近,猛然身後一盆冷水兜頭澆下,"別靠太近,牠會攻擊人。"

 

野旄牛為什麼會攻擊人?這裡原是牠們的家園,以蒼穹為頂,以大地為床,如此詳和自適,若不是貿然侵犯,牠們又何需發動攻擊?於是我們收起原本嬉鬧的嘴角,在小心翼翼的安全距離裡遠遠覷著。相較於被馴養的旄牛,牠的體型更大了些,雖然看慵懶,但眼神中仍帶著野性的桀驁。(見Fei-Chen Cheng以70-200mm所攝的首圖)也因為有這隻野旄牛,印象中的札布耶茶卡便多了另一種表情。

 

ellena0819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DPP_0384    

 

於是我們坐上豐田4500的越野車,想像自己化身為隨處可見的太陽能板,張開手臂迎接驕陽烈焰。從革吉開始,一路到班戈,都是沒有柏油路的"土路"。我們將在這裡回歸大自然的懷抱,沒有太多人為造作,所以伙食要自己帶著,膀胱要自己著。安全帶要繫好,相機要拿牢。收起昏昏欲睡的眼睛,扶正劇烈晃動的頭顱。可以在車上尖叫,可以下了車奔跑,但請勿拍打餵食,切莫放肆驚擾。這條費時四天,全長超過一千公里的路線,俗稱"阿里小北線"。

 

1216907164_399197729  

 

往珠峰大本營的路上也是如此的,一群人被關在車子裡,美其名為全身按摩,實則五臟六腑正上演乾坤大挪移,每個毛細孔都在大喊救命。尤其某些路段來往的砂石車一多,車體沉甸甸的重量使得原本就滿布礫石的路面更顯窘迫,連說起話來都是顫的。而這段路有四天,導遊和司機們善意的不在一開始就著意預告,或許是害怕我們過於驚恐的緣故。

ellena0819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DPP_0536.JPG  

我想嘗試描述一個鄉間小屋的日常,一個被漂浮的晨光無聲召喚的清晨,五點五十。

推開落地窗,漫天價響的蟲鳴就不客氣的鑽進屋內,爭先恐後地。生怕鬧醒了床上那安然的眼瞼,我快速地拴好氣密窗,然後,我就得到一個露天浴池旁的靜謐時光。

空氣裡帶著一點濕,那是不必扭開水龍頭也能聽到的嘩嘩水聲,這時還能就著夜裡餘下的一絲沁涼閱讀,閱讀書本,也閱讀自我。

DPP_0533.JPG  

在文字與想像的空檔,仰頭望天,彷彿有個誰拿著吹泡泡機,綿綿密密的曳出一張淡薄的臉,不涉悲喜,只是恬然。

於是我抓起相機,沿著被花香拉長的石板路,一路捕捉梯田山上的三座穀倉,以及樹影斑駁掩映的姍姍可愛。

ellena0819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DPP_0267.JPG  

 

這麼多年  你一直在我心口幽居

我放下過天地  卻從未放下過你

ellena0819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DPP_0219.JPG  

 

 

大藏經·俱舍論》記載:從印度往北,越過九座山,有座山峰四壁對稱成金字塔狀、積雪終年不化的大雪山,乃為岡底斯山脈的主峰岡仁波齊。岡仁波齊峰海拔六六三八公尺,藏語意為「雪山之寶 」,被佛教徒目為須彌山,居於世界的中心

 

據說朝聖者來此轉山一圈,可洗盡一生罪孽;轉山十圈可在五百輪迴中免受地獄之苦;轉山百圈可在今生成佛升天;而在釋迦牟尼誕生的馬年轉山一圈,則可增加一輪十二倍的功德,相當於常年的十三圈。

 

ellena0819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