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多時候,當我們富足的擁有,我們很難察覺某些事物的重要性。

比如聲音。

大約一年以上沒感冒了,那個潛伏在細胞底層蠢蠢欲動的病毒,趁著我房事婚事公事三頭燒得焦頭爛額之下,大舉進攻。

張牙舞爪,齜牙咧嘴,搖旗吶喊。他輕易的便佔了上風。

口吐白沫,眼冒金星,不支倒地。我只是瘋狂的咳嗽,從喉頭癢到頭頂癢到心肺,一講話就要發咳的,但是礙於職業不能閉嘴的,

所以我失聲了。

我還記得,當我坐在診療台上,醫生意味深長的諄諄告誡。那是在深夜裡,當我試圖發出聲音,卻只從喉嚨的最深處升起一陣悶響,很乾燥的很空洞的,好像一團棉絮糾結在一起摩擦,窸窸窣窣。

很噁心的聲音。

我無法想像自己不能恣意的歌唱,不能隨心所欲的發言,甚至連要罵人都不行。多少次,當我在電話的這頭,以氣聲用力咆哮,那場景,想起來是可笑的。

學生雖然粗線條,但還是可以體貼老師的不適。上課時,吵鬧的聲音收斂了;有一些面帶靦靦正學習著如何表達關心的大男孩湊了過來;桌上擺著一杯金桔檸檬,以及一包喉糖;下課後還有幾則溫馨的簡訊,讓我配著藥水喝下。

同事更是爭相獻計,原來大家都走過這一段的。從超級名醫到奇門遁甲,一些好吃的難吃的食療,噴喉嚨的中藥,甚至還有氣功療法。後來大家見到我的第一件事,就是殷勤的追問。

而失聲卻還是緊緊跟隨著我,在我每次想參與話題的時候,在看完晚自習踏著夜色回家的影子中,在半夜一點半莫名醒來的焦慮眼神中,而喉嚨是無止盡的癢,癢,然後是接二連三的咳,嘔心瀝血掏心掏肺的咳,好像要把整副心肝都吐納出來、與天地渾和為一。

我想這是上帝給我的試煉,他要我懂得珍惜擁有的珍貴。當我完全康復的那一天,我一定會用力呼吸,大聲唱歌,讚頌世界的美好,感謝每一個願意付出關心的人,而且,好好保養我的喉嚨,畢竟,它還有好幾十年的路要走。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ellena0819 的頭像
ellena0819

那年夏天 最寧靜的海

ellena0819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