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PP_0219.JPG  

 

 

大藏經·俱舍論》記載:從印度往北,越過九座山,有座山峰四壁對稱成金字塔狀、積雪終年不化的大雪山,乃為岡底斯山脈的主峰岡仁波齊。岡仁波齊峰海拔六六三八公尺,藏語意為「雪山之寶 」,被佛教徒目為須彌山,居於世界的中心

 

據說朝聖者來此轉山一圈,可洗盡一生罪孽;轉山十圈可在五百輪迴中免受地獄之苦;轉山百圈可在今生成佛升天;而在釋迦牟尼誕生的馬年轉山一圈,則可增加一輪十二倍的功德,相當於常年的十三圈。

 

於是日日夜夜,朝聖者絡繹不絕,或為自身洗淨罪愆,或為自己所愛之人消災解厄,或為陷入輪迴的芸芸眾生祈福。無論是順時而轉的佛教徒,或是逆時而轉的苯教徒,帶著虔誠與謙卑的行囊,繞著心中的神山,無怨無悔的前進。

 

我沒有任何宗教信仰,行腳阿里,只為了給自己的人生找一個轉彎處。當生命陷入難以名狀的困頓時,或許,暫時離開舒適圈,給自己一個新的挑戰,可以幫助自己重新建立信念。

 

於是我來到這裡,行前刻意對於轉山的危險與辛苦盡量保持無知,因為數據和想像這兩種理性與感性的產物,往往令人駐足不前。所以關於總長52km,必須攀越5700m的山口這些資訊,是踏上轉山之途之後,才慢慢從同伴之口拼湊而成的。

 

我從不妄自菲薄,但也不敢妄自尊大,尤其是來到西藏這個神的領域。我戒慎恐懼的按日吞食丹木斯,每天醒來觀察自己的鼻水與喉嚨,感覺頭顱的重量,以利從偌大的藥包翻出相對應的投藥。前一夜入住缺乏衛浴設施的塔爾欽更是徹底斷絕了沐浴的可能,於是在將較大行李交給挑夫之後,我懷著壯士斷腕的決絕上路了。

 

xizang阿里冈仁波齐转山示意图  

    

第一天預計從A點走到C點,22Km,導遊告訴我們這天的路程相對輕鬆,主要是讓自己適應在4675以上高度行走的節奏。

 

西藏因為被北京時間綁架的關係,說是八點,其實才是天濛濛亮的六點,空氣裡盡是稀薄的冷冽,遠方的山頭被晨光映照得璀璨。

 

DPP_0214.JPG   

轉經筒還是有的,藏傳佛教認為,持頌六字真言越多,越表對佛的虔誠,可得脫輪迴之苦。因此人們除口誦外,還製作嘛呢經筒,把「六字大明咒」經卷裝於經筒內,用手搖轉,每轉動一次就相當於念頌經文一次,表示反覆念誦著成百倍千倍的「六字大明咒

DPP_0217.JPG

 

隨處可見的六字真言及瑪尼堆。

 

DPP_0220.JPG  

馬既是馱獸也是坐騎。有許多印度人因不耐高原艱困,會選擇乘馬轉山。

 

 

DPP_0218.JPG

DPP_0219.JPG  

DPP_0221.JPG

DPP_0222.JPG

然後是那些磕長頭的信徒,他們不畏溽暑與寒冬,一步一腳印,堅持用身體踐履信仰,將肉身還諸天地。如若身體不堪負荷,就這麼長眠於這片沙礫,甚或會滿足於死得其所。

 

我常常忘情的跟在他們身後,看著他們雙手合十,頂禮膜拜,口中喃喃逸出的六字真言如一落悠揚的樂譜,如此虔誠,又如此泰然。毫無遮蔽的沙地被驕陽曝曬得已失卻可能的一點溫柔,而他們奮不顧身,前仆後繼。或許只有在五體投地的時候,人才會真正懂得此身的卑微與渺小吧!

DPP_0223.JPG

DPP_0224.JPG

DPP_0241.JPG

DPP_0242.JPG  

 還算輕鬆的路程,來到了雙腿佛塔,此時大家看來仍然精神奕奕,原來我們只走了2km,今天的1/11.

 10567400_573334802774832_1585911834_n.jpg

10589569_573334766108169_1706057798_n.jpg

看到我的包包了嗎?此時還笑得出來,實則完全錯誤示範!!出國前因為嫌麻煩而沒帶雙肩包,加上對於自己容易血糖低兼之怕冷又怕熱的恐懼,而帶了一堆食物和脫下的外套裝備在包包裡,造成後半段完全走不動的慘劇。不過還好我的愚蠢發生在第一天,讓我第二天能及時修正而完成轉山大業。

10592218_573334712774841_1414857395_n.jpg  

 

 在曲古貢巴(曲古寺)之前,遇到了馱獸大隊,如同藏人繽紛的服飾,這些牦牛與馬兒身上的配件與包裹也交織成一片目不暇給的畫布。

DPP_0225.JPG

DPP_0226.JPG

DPP_0227.JPG

DPP_0228.JPG  

DPP_0230.JPG

DPP_0231.JPG

DPP_0232.JPG

DPP_0233.JPG

DPP_0234.JPG

 

常常遇到牦牛脫隊逃走的狀況,或許,牠們真的太辛苦了(我們後來回到拉薩之後還去牦牛乾工廠買了許多伴手禮......)

 

DPP_0235.JPG

DPP_0236.JPG

DPP_0237.JPG

DPP_0238.JPG

DPP_0239.JPG

DPP_0244.JPG  

 

6km,所以還是談笑風生的。

 

 

10578409_573334679441511_1783739345_n.jpg  

此時神山探出臉來,就是為了祂,讓多少人魂縈夢牽?

DPP_0229.JPG  

過了曲古寺之後,飢腸轆轆的感覺蠢蠢欲動。雖然附近有提供泡麵等食物的帳篷,但為了消耗身上的重量,和同伴找了顆大石頭就地啃食身上乾糧--巧克力棒、牛肉乾、蘋果,微風徐徐,好不愜意。

 

兩個不知天高地厚的傻子貪戀這片刻的休息,以為這天地就要為我們停格了。山陰的涼爽讓人有了永恆留駐的錯覺,一眨眼,半小時就這麼消逝了。

 

路還是要走,迤邐綿延的前方還漫長,14km,我們整裝,帶著滿滿的志氣。

DPP_0240.JPG   

DPP_0243.JPG  

沿著峽谷,我們行走,目的地還在天之外,耳畔溪水潺潺,似乎幽幽吟唱亙古傳奇。有人從身後靜默走過,有人從眼前熱切咧嘴微笑,在這所謂世界的中心,人們踩著屬於自己的步調,相信著自己所願意相信的神祇。我咀嚼著他們的表情和心情,靠著理解與想像撐過每一個看似終點的轉彎,一直到過了下午三點之後,眼前開始有了鬼打牆的恍惚。

 

無盡的山,無盡的河,無盡的天空,無盡的瑪尼堆,無盡從我身邊匆匆穿越的人群。我聽到自己的喘息聲,迴盪在空蕩的山谷裡,巨大如雷鳴,那一瞬間我彷彿成了一口空空的井;我看到蒸騰的沙地上扭曲的光影,那是山的側臉?雲的蹁躚?還是我心裡攢蹙累積的魔障?我觸碰到迅速來襲又迅速退去的陽光,和咻咻刮耳的寒風相繼撩撥旅人的意志力,讓我在脫帽戴帽脫衣穿衣間反覆踐履人生。我想仰頭追問終點何在,可是缺水的身體正在迅速腐敗,我只能低頭默數地上的砂石,讓登山杖去親吻土地,敲出一個又一個窟窿,證明我還在前進。

DPP_0245.JPG

DPP_0246.JPG

DPP_0247.JPG

DPP_0248.JPG

DPP_0249.JPG

DPP_0250.JPG

DPP_0251.JPG 

生命原本就是在不斷重覆中體現的吧!時間來到下午六點,我的體力漸漸耗盡,前行和殿後的同伴早已不見蹤影,只剩我倆在廣袤的天地中孤獨如風中的一葉。我的雙肩在包包和相機的輪番碾壓之下疾聲呼喊,但我只能置若罔聞。然而我開始需要不斷休息,吃巧克力,讓旋轉的世界重新歸位,所以每每看到石頭都覺得得到救贖,同時靠著突然出現的悠然生物補血療癒。

DPP_0253.JPG

DPP_0254.JPG

DPP_0255.JPG

DPP_0256.JPG

DPP_0257.JPG

DPP_0258.JPG

 

終於在一座滿是經幡的橋梁處看見了今晚住宿點--止熱寺的指標,我興奮的對著同伴大喊:只剩1.5km!! 我們滿懷希望的渡橋,雖然隱隱約約覺得哪裡不對勁,但我覺得我的意志力也只剩1.5km,所以我們只能義無反顧的邁開早已與身體截然二分的步伐。回望岡仁波齊峰的北面,希望神山多賜予我們一點好運。

DPP_0252.JPG

DPP_0260        

在西藏的大山大水之中,所有的一切似乎都能統攝於視野裡,但卻總是咫尺天涯。止熱寺在漸趨模糊的視線中遠遠近近的逗引著我們,讓我們不至於悲傷絕望,卻也難以企及。最後的100m,止熱寺已赫然盤據,眼前卻是一個陡坡,同伴不知從哪來的精神,卯足了氣力將我遠遠拋下,我心中的不安如孢菌孳生,逐漸爬滿我的喉嚨。

DPP_0259.JPG

果不其然,當我們氣喘吁吁的到達止熱寺,那顆不安的氣球終於爆炸,灑滿了一地的崩潰。止熱寺原來只是泛指一個住宿區,周邊有N個住宿點,而我們的同伴們不在這裡任何一個住宿點,老闆一臉歉意的打著電話確認:「這 裡 完 全 沒 有 台 灣 人!! 

 

一種預感被不偏不倚戳中的如雷貫耳。那,我們的同伴們究竟在哪? 好心的老闆憐憫的看著兩個呆若木雞的女子,一邊領著我們進到客廳,還讓小妹為我們斟了滿滿的熱茶。旁邊一臉熱切的婦人喳呼著:「別擔心阿!四海本是一家,即使找不到同伴,在這裡窩上一晚也是可以的。」他對面滑著平板的男子撇撇嘴語帶不屑:「你們的導遊太不負責任了,竟然讓兩個小姑娘流落他方。」而我看著靜靜飄在茶湯上漸次舒展的細碎茶葉,覺得一定有哪裡弄錯了。於是我開始打電話,但是沒有一支被接通。我的同伴提議去河的那邊看看,然而不管是我的理智或情感都大聲控訴著我的四肢百骸已然全面罷工,他們不能,也不願意再移動一絲一毫。

 

在場的人仍然努力試圖安撫我們,在某種情感的驅使下,我們兩個竟然真的開始吃起晚餐,沒有酒的觥籌交錯,佐以有些跳針卻真誠溫暖的安慰。時間緩緩流過,我不確定房子裡是否烤著火,因為嚼著生硬餅乾的我,心裡暖呼呼的。

 

後來是前來巡視的保安(巡警?)利用無線電聯絡到果然在河岸另一邊的導遊(以及同伴們)。我們喜極而泣,雖然歸夢仍遙,但身體和心靈在過去的一小時已被默默灌注能量。滑平板的男子原也是導遊,說要順便去對岸辦事,自告奮勇地帶我們順利回到真正的落腳處。我們東扯西聊,只是在告別的時候他才赫然得知,所謂的小姑娘原來都是大嬸的年紀了(默)。

10567396_573334879441491_1290741949_n.jpg

10588544_573334916108154_888632874_n.jpg  

到達住宿點的時候,已經九點多了,夜色從山坳處悄悄滋長,無聲無息的籠罩了大地。我們像終於找到傾訴對象般,迭聲抱怨導遊的失責,才發現導遊是去處理另一個更危急的狀況。我們的迷路驚魂在這場壯烈的轉山行旅中不過只能算是偶發的小小插曲,只是驚魂未定,但人平安無事。沒事就好,他像兄長般拍拍我們的背,那一瞬間,像一件鬆垮的罩衫嘩啦的散落一地,我感到無比的輕盈。我望著斗室內同伴們準備就寢的身影,夜正式登場,早點睡吧,明天還有更艱鉅的旅程呢!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ellena0819 的頭像
ellena0819

那年夏天 最寧靜的海

ellena0819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