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MG_1805_2  

 

最美的風景在路上,此話不假,尤其是一隻野旄牛就這麼大喇喇的俯臥天地間,毫不遮掩毫不躲藏,即便腳步聲掩至,仍然好整以暇,不受驚擾,輕易地被鏡頭捕獲。一群見獵心喜的城市鄉巴佬七嘴八舌嘖嘖稱奇地漸次靠近,猛然身後一盆冷水兜頭澆下,"別靠太近,牠會攻擊人。"

 

野旄牛為什麼會攻擊人?這裡原是牠們的家園,以蒼穹為頂,以大地為床,如此詳和自適,若不是貿然侵犯,牠們又何需發動攻擊?於是我們收起原本嬉鬧的嘴角,在小心翼翼的安全距離裡遠遠覷著。相較於被馴養的旄牛,牠的體型更大了些,雖然看慵懶,但眼神中仍帶著野性的桀驁。(見Fei-Chen Cheng以70-200mm所攝的首圖)也因為有這隻野旄牛,印象中的札布耶茶卡便多了另一種表情。

 

DPP_0364

DPP_0365

 

_MG_1813_1_  

DPP_0366  

DPP_0368  

  

阿里地區因為人煙罕至,方圓五百里內常前不著村,後不著店,單車一旦發生狀況,一時半刻無人援助,若加上缺衣少糧的,可能就會陷入未知的凶險中。因此車隊的陣容往往在行進過程中默默壯大,我們結伴走了一段,然後有的車耽溺一泓清泉而繼續停留,有的車揮揮衣袖瀟灑往前邁進。人生在世,原來都是如此聚散的吧!因為緣分,我們得以在某些命定的時刻相偕扶持,取暖依靠,雖然我們都知道終有一天有人一定會先離開,但是只要能珍視眼前的熱切,歌頌歡聚時的美好,那也就夠了。

 

DPP_0363  

DPP_0463.JPG  

DPP_0461  

 

我持續在劇烈的搖晃中保持清醒,窗外的風景化為流動的線條,一個又一個湖泊被剪接,山脈被下了指令,不斷複製貼上。這幾天天空始終沉著陰霾的臉,我悶悶的,畢竟還是無法超越雨悲晴喜。

 

"天氣好時天天喊著要曬成肉乾了,現在可好,陰天坐起車來舒適,怎麼還是不滿足呢?"回應我的嘟噥,藏族司機一臉豁達。

 

我無語,一直以來我總是太貪心,想要兼得藍天白雲的明媚與舒適宜人的氣溫,所以讓我陷入左支右絀的桎梏裡的,從來都是自己。而此番將孑然一身的自己丟到未知境遇的旅行,是否能有些獲得呢?

 

"藏羚羊!!"陷入長考的我像是沉入一場深不見底的夢境,恍惚中從有光的地方傳來了一陣夬聲。

 

我反射性的舉起相機,原來經過吳如措後,我們已攀過一個山頭,據說這是藏羚羊經常出沒的地區。

 

無奈最高時速直逼八十公里的藏羚羊移動實在過於敏捷迅速,且性情膽怯的牠們離我們有千里之遙。我們的車子與藏羚羊平行疾驅,追逐著牠們的速度,但道路卻與牠們奔跑的方向漸行漸遠,最後一群人索性跳下車拔腿狂追,但畢竟還是只能望著越來越模糊的身影徒呼負負。

 

DPP_0497.JPG

DPP_0498.JPG

 

 

回到車上,我翻動著張張失焦的照片,像在攪動著冰塊融解之後早以已寡然無味的咖啡。我掉入沮喪的漩渦,七葷八素的轉,然而突然車子一個急剎,後方車窗急速降落的聲音是多麼美妙的旋律,這次,藏羚羊出現在右邊的草原。

 

原來不必急著喟嘆那些從手中流逝的沙,或許,我只是需要耐心等待。

 

 

DPP_0499.JPG

DPP_0500.JPG

DPP_0501.JPG

DPP_0502.JPG  

 

經過色林措之後,抬頭瞥見路牌上寫著"錯愕鳥島",正玩味這有趣的地名時,一群泡在浴缸裡載浮載沉的玩具小鴨無預警地竄進眼簾。灰黑的天空使得湖水覆上深沉的藍,而牠們看來無悲無喜,只是隨波逐流,與浪偃仰。相較於牠們的恬然自適,車上的人又是忙不迭鑽到車窗旁,一邊驚呼一邊唆使司機趨近湖邊。

 

DPP_0503.JPG

DPP_0504.JPG

 

一個九十度的急彎,我們已然在湖水之濱,此時玩具小鴨扭動頸項的動作才細緻了起來。回來google了之後發現,牠們是高原濕地湖泊常見的斑頭雁。眼前的牠們雖則怡然自樂,悠哉悠哉,一副黃髮垂髫傴僂提攜與世無爭的樣子,但有記錄顯示,斑頭雁為了度冬,曾經飛越海拔達8481公尺的世界第五高峰馬卡魯峰。如此的高極限能力,還讓科學家視之為人類出現高山症關鍵的研究對象呢!

 

DPP_0507.JPG

DPP_0508.JPG

DPP_0509.JPG

DPP_0510.JPG

 

DPP_0511.JPG

DPP_0512.JPG

 

鳥島附近生態豐富,這幅一群斑頭雁抬頭看棕頸鷗飛過的畫面,令人不禁莞爾。

 

DPP_0513.JPG   

_MG_2065_2  

                                                                                                                                                        (本圖由Fei-Chen Cheng所攝)

 

土路的最後一天下了一陣雨,一地水窪堆積,像是一則則分離的預言。回首這些搖盪的日子裡,總是無時無刻不熱烈渴望回到安穩,但不知不覺的竟也習慣了顛簸,習慣人生道路總該是起伏跌宕,讓我能貪戀這些可愛的小小驚詫,在窘迫的境況下照見未知的自我,而對當下的猶疑不安回味不已。一路順遂的筆直大道或許令人昏昏欲睡,或許,我擁有安於變動的靈魂。

 

 

DPP_0385

DPP_0386  

 

斑戈之後,就是平坦的柏油路了,再沒有顛躓不安,再沒有崎嶇難行,但柏油路的兩旁,也再難與突然就躍進視線的靈巧身影相遇。此後一直要到納木措才能再一窺棕頸鷗的身影,而暴雨淅瀝的納木措,又是另一個故事了。

 

DPP_0519.JPG  

DPP_0516.JPG

DPP_0518.JPG

 

DPP_0520.JPG

DPP_0521.JPG

DPP_0522.JPG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ellena0819 的頭像
ellena0819

那年夏天 最寧靜的海

ellena0819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