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我們第四十三次在電話兩頭沈默。

沈默通常在午夜的角落喘息,而那時我通常仍無法澆熄自己的怒氣沖沖,
儘管是只是對著空氣,我仍要深深皺著眉頭,控訴著自己的不甘心。

你說,我和他其實很像,一樣的飛揚跋扈;一樣的一意孤行:一樣的難以妥協。
而你在這頭和那頭,置換不同的臉孔;傾聽不同的心願;變化不同的腔調,

ellena0819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