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了當個美美的新娘,我也不能免俗的加入了瘦身的行列。

以前總是大力阻止我減肥的爸媽,這次竟然默許我虐待自己的行徑,買飲料和炸雞時也只買四份,並刻意在我不在家時才吃。為了讓我趕在六點前吃到新鮮的蔬菜晚餐,甫下班的媽媽,捲起袖子一把就埋首在鍋鏟中,蒸騰的油煙恣意舞動著,將媽媽疲憊的臉團團包圍,我看見一滴汗水沿著她的髮際滾落,在磁磚上,發出了莫大的聲響。

我們家一向在七點半才開飯的,當爸爸與弟弟一一拖著滿臉的倦容進門之際,只有我一個人心滿意足的大快朵頤。然後,七點之前,我已經背起行囊,整裝待發,前往健身房。

當我回到家時,通常爸爸已經將碗洗好了,弟弟也已經將衣服晾好了,而我竟然像一個局外人般什麼忙都幫不上。我磨蹭到正開心地看肥皂劇的媽媽身旁,想對她說些什麼,喉頭卻像塞了一把棉花,我只好轉過身摸摸睜著無辜雙眼的小麥,假裝若無其事。

ellena0819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