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不上為什麼,我想用這首歌來定義妳。

       越過了重重的心牆 有一整片藍天
    
       在那一個薰風折騰的午後,我輕輕推開門,踏進那個當時號稱五星級的宿舍房間,窗外亮晃晃的陽光宣告著嘉義的九月毒辣而火熱。而妳從比人還高的書堆裡探出頭來。一張很可愛的臉,輕輕的說了聲「嗨!」

       我從此知道,窮極一生,妳將是我的信仰。

ellena0819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