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SC00428.JPG

星期二,非假日,清晨五點,蒼茫夜色中的三菱箱型車。

氣象預報:氣溫驟降,全台有雨。

原本只是想逃離,逃離堆積兩個禮拜的自傳轟炸,滿山的吉野櫻或許會是一個救贖,將支解的碎片一一滌淨,然後還原。
然而大雨會不會打落滿樹的雪白,換取滿地的傷心?
還是雨與我此生的糾纏,注定不離不棄?矢志不渝?
我望著窗外,有一種被桎梏的淡淡悲哀,一圈一圈,渲成一層層詠歎。

ellena0819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