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說,你不喜歡人多的地方。
    不喜歡排隊,不喜歡嘈雜,不喜歡人云亦云,不喜歡隨波逐流,不喜歡盲目追求。
    但是這些,我都愛。
    我愛過節的氣氛,我愛簇擁,我愛鬧。

    這樣的你和這樣的我,竟然,從1999年,走到2008年。
  

桂櫂兮蘭槳,擊空明兮泝流光,渺渺兮予懷,望美人兮天一方。
    
    沿著閃著波光的銀色流域,我踏歌而行,河面上,音符跳動著。你是我思慕的美人,不同的是,你一直在我身旁。

    1999年在台中石頭家,那時還在曖昧不清的我倆,我還在試著接受你,一群人對著電視的倒數,後來大家東倒西歪睡了一床一地,我穿著綠色的毛衣,你最愛的灰色百褶裙,被愛的幸福,就像短裙一樣飛揚。

    2000年是十九世紀的最後一年,也是千禧年,雖然這一年發生了九二一大地震,你還是鎮重其事的帶我到台北中正紀念堂,從彰化出發的有座自強號,是我唯一的一次經驗。坐在車廂裡,我不避諱你妹的眼光,舒服的躺在你懷裡,好讓人安心的感覺阿!當六萬人倒數的最後一秒,你亦是這般地將我高高舉起,那一刻,我覺得我比在場的任何一個人都高、都幸福
        
    後來散場後我在古亭站走失了,你心疼的罵了我一頓,因此2001年,我們選擇在嘉義蘭潭迎接二十一世紀,同行的還有寶和穎。不知從哪裡來的傻勁我們跑遍大街小巷買小蠟燭,然後在冷風息息的湖邊一邊點蠟燭一邊許心願,大家都要幸福喔!雖然蠟燭一邊點燃一邊熄滅,然而微弱的燭光映在不完整的2001數字上,四個人的歡呼聲,一點都不寂寞。

    2002年在好收小窩裡,我流著淚對你說分手,那一幕影像真是清晰,心痛的感覺也許平時無法體會,我卻任由眼淚陪我跨年。像整顆心被掏空了,腳不著地,身體都不是自己的了。隔天我趁著你出門的時候,將我占領在你土地的東西全部帶走,一點不留,還在你桌面上留了一封信,拎著大包小包,出走。   

      後來你還是找到了我,我冷著臉看著你急切的神情,突然覺得這一切都太空泛,為什麼總要到失去才懂得珍惜?但是最後拗不過的,還是自己,逃不開的感情枷鎖,任由你一包一包的將我的家當,連同我這隻受傷的驚弓之鳥,一併提回去。

    2003年,總統府前廣場,一樣的場景,倒數的時候抱著尖叫的人是皓。11點57分,皓撥通了電話,興奮的透過無線電波一起跨年,我試圖故作輕鬆的按下重播鍵,你的電話,卻一直沒有回應,按了一百零一次,系統忙碌中。開始倒數了,我好緊張,你在哪裡?我好怕第一次沒有你的跨年,就這樣無關痛癢的過去。但是54321,我還是抱著皓無可名狀的尖叫,尖叫是現場太high的情緒渲染,抑或是掩飾心中的失落,在將近一點你的簡訊終於傳到我手裡時,我才找到答案。

    2004年,你特地從金門飛回來,我們踩著台中市的馬路,擠進萬人空巷的體育場。氣溫太低,位置太擠,滿腔的興奮在冷風中化為倖倖然的惆悵,牆的一端嘶吼的五十倍麥克風放大了人群的狂歡,卻縮小了我們肩膀間的距離。你用大外套圈住我兩的小小世界,雖然我們提早回家對著電視機倒數,但是你掌心的溫度,我永遠都不會忘記。

    2005年,烏來左岸,氤氳的湯屋,隔絕了我最害怕的冷空氣。望著窗外山壁下日夜淘洗的河,我幸福的流淚,因為我們的甜蜜並沒有被沖刷不見,反而在石上刻出美麗的紋路。那個夜晚,泡湯後全身的舒坦與放鬆讓人沉沉入睡。朦朧中,依稀聽到遠方傳來的煙火與歡呼,像一場蹁躚旋轉的夢境,而不同的是,在醒來之後,還能夠看見輕哄著我的你。

    2006到2008,我帶著飛行的心,和好姊妹一起。倒數的前五分鐘,你一定不會忘記多年前的慘痛教訓,在線上,為我播報101的燦爛,聆聽著我們放肆的尖叫,以及,我的喧鬧,你的寂靜。

    真好,我們一起從20世紀飛越到21世紀,聽起來很了不起阿!還有無數個聖誕節情人節你的生日我的生日,堆疊的禮物,這些年,我們都是這樣過的了,即使平淡,即使無奇,但是,卻很幸福。

    我開始懂得珍視我們曾經踐履的足跡,寫在十年,從2009年開始,又是一段新的旅程,足夠讓十年後的我,回味不已。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ellena0819 的頭像
ellena0819

那年夏天 最寧靜的海

ellena0819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