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言萬語的歌頌是幸福,耳邊的一句輕言低語是奢華的幸福。
另一半愛你的可愛是幸福,另一半愛你的不可愛是奢華的幸福。
為了理想往前衝是幸福,為了所愛往後退是奢華的幸福。
一百朵玫瑰在你腳邊是幸福,一朵玫瑰在你手邊綻放是奢華的幸福。

當廣告中的男子那專注篤實的聲音逡巡於客廳每個角落的時候,你正在洗碗。

我穿透你的背影,望向嘩啦拉的水流,那幾乎是激越昂揚的姿態,往下切割沖刷。

那是關於俗世間的種種,柴米油鹽醬醋茶,在鍋鏟轟隆隆的衝鋒陷陣之後,在縫隙間喘息的油煙一骨碌的佚走。而你不疾不徐,輕攏慢撚抹復挑,像是游刃有餘的庖丁,神遇而不以目視,提刀四顧,為之躊躇滿志。

我聽到了歌聲。

那個愉悅的口哨帶領著我穿越記憶的流,曾經你對於滿坑滿谷的碗盤如坐困愁城,你手忙,你腳亂,就如同我對於搬弄鍋鏟的深惡痛絕。然而此刻的我正好整以暇的吃著水果,享受為心愛的人做完晚餐之後的一種心安與滿足。

人果然還是會改變的吧!那些信誓旦旦振振有詞的誑言,在得到新的腳本之後,也就會很理所當然的被棄置在那些個沒有發光的角落中,漸漸的失去聲響。

就好像,當我遠行異地,深夜裡突如其來的腹痛如絞,竟在包包裡翻到你預先放的止痛藥。當我終於沈沈睡去,在我血液中流動的,除了藥效之外,更多的是膜衣外的你深切的溫度;就好像,當我不得已接受請託,而必須去做我不願做的工作,即使地點就在附近,結束時間永遠不固定,你仍會在我疲憊的離開時,第一個躍入我的視線,讓我活力重現;就好像,你在媽媽那裡多待了一個小時,只是為了要多聽媽媽對我的信賴與稱讚;就好像,一向不善於吃辣的你,吃下第一口加了四大湯匙辣豆瓣的辣炒年糕之後,還能忍著瀕臨崩潰的辣意,大力讚揚我的廚藝。

而今我在你所築起的堡壘裡愜意的啜飲著你親手煮的咖啡,咖啡的香氣迷惑了我對於幸福的定義,那個關於墳墓的傳說已經隱翳入雲,我只聞到了空氣中濃厚且沉穩的,奢華的幸福。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ellena0819 的頭像
ellena0819

那年夏天 最寧靜的海

ellena0819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