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SC_0566_nEO_IMG.jpg 

    今天就要離開南洲民宿了,Kineco一早便起來打包行李,前兩天瘋狂shopping的結果讓Nomar的大行李箱打了一個飽嗝,因此Kineco便下樓去向持田媽媽求救。

      持田媽媽果然是有練過的,她微微的一笑:「妳先用餐,等一下我再去幫妳男友一起扛下來。」ㄜ,他是我老公啦!(羞)。而今天晚上有Nomar引頸期待許久的甲子園比賽,所以刻意穿了林威助的T恤,在早餐時分和持田媽媽聊棒球聊開了,一發不可收拾,兩人感慨阪神虎的監督千夫所指,使得目前戰績處於借金十的窘況。持田媽媽還教我們大阪的方言「あかん」(應該是這樣拼吧!)指的是很爛的意思。因為大阪的球迷十分討厭巨人隊,所以只要在他們面前說:「巨人あかん」大阪人就會認同你。就這樣,原本預計七點半出發的,時針卻硬生生在愉快的談天中來到了八點。

      持田媽媽發現我們下一個投宿點在梅田中津的東橫inn,不但熱心的幫我們打電話確認是否可先寄放行李,並且為我們指引了一條明路--原來只要順著前面那條大馬路往右走,竟然就可以抵達目的地了。傑克,這真是太神奇了,Kineco本來還很擔心要扛著這些行李在電車站上上下下轉車轉到瘋呢!這下好了,兩人於是拖著行李出發,在土曜日的清晨漫步於原本應該車水馬龍的大阪街道上。

    路旁偶遇的藍色牽牛花,引起Kineco的一驚呼,後來才發現日本人種出藍花的比例頗高。

DSC_0540_nEO_IMG.jpg

      今天真是不順,辦完check-in之後又找了一下路才到大阪驛(因為之前都是電車通聯,突然走平面道路,有點摸不清方向),一上往京都的月台,看到一台列車就匆忙的跳上去。隨著一站一站悠然的停靠,才驚覺我們坐上了普通車!而這個上錯賊船的舉動,讓我們多花了二十分鐘才終於踏上京都的土地。

      京都驛果然如傳聞中的令人驚豔,但當時的我們無暇欣賞他的偉岸,急急忙忙買了京都bus一日券,循著他所附的公車路線地圖(這兩天幾乎靠它,超級好用)跳上了101,三島由紀夫筆下那個見慚於外表上的猥瑣但又崇尚極致的美,導致內心扭曲與幻滅的少年放火燒燬金閣寺(鹿苑寺)的故事,讓我深深嚮往著金閣寺。

      因為金閣的美麗,讓修行者無法放下世俗的貪念與恨意,溝口縱火焚燒了金閣。也許,美麗是依靠著想像力存在的,現實的失落,有時會讓人想籍由毀滅這個真實的存在,讓它在記憶中永恆美麗。

      101公車停的站少,但從京都驛出發,也要超過半小時。當我們終於到達金閣寺時,已經十點半了,今天又是遇到一群中學生來校外參觀,我們依然請老師為我們的合照操刀。

DSC_0554_nEO_IMG.jpg

      金閣寺的門票很特別,長得像符似的。

DSC_0556_nEO_IMG.jpg

      金閣寺本名為鹿苑寺,1394年由大將軍足利義滿建造,因為其金碧煇煌的外觀,湖中倒映出的金色樓閣太惹目,所以眾人稱為「金閣」,是鐮倉時代西園寺公經的別墅。隔著一潭湖水,金閣寺就這樣靜靜的閃耀著令人無法逼視的光芒。DSC_0557_nEO_IMG.jpg

      太陽出來之後,金箔的發色度更佳,難怪會被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列為世界遺產。 DSC_0569_nEO_IMG.jpg

      今天似乎恰逢某一種儀式,得幸拍著寺內方丈(應該是吧!)

 DSC_0570_nEO_IMG.jpg

       順著石子小路而行,能看見總是涓涓細流的龍門之瀧,以及山氣日夕佳的「夕佳亭」。

DSC_0578_nEO_IMG.jpg DSC_0582_nEO_IMG.jpg

      旅遊書上介紹錦市場為京都的菜市場,Kineco靈機一動,既然是菜市場,那一定不貴吧!?何不去那解決午餐兼買晚上看球賽的糧食。於是轉了車來到四条高倉站,只要找一條路左轉就都是錦市場的範圍。
      踅了一趟,發現跟想像的不太一樣,Nomar對那些醃漬物猛搖頭,也不能接受吃吃小吃燒烤果腹,所以我們就找了其中一間看起來還算順眼的食堂吃そば,味道還不錯。
      錦市場的盡頭便是錦天滿宮,人潮絡繹不絕。

DSC_0593_nEO_IMG.jpg

      眼看著一個大半天過了,卻只走了一個金閣寺,Kineco有些焦慮。接下來我們搭上203,在岡崎道下車,目的地是超大鳥居的平安神宮。
      行走於街道上,發現連診所都是這麼古色古香的,而且日本人牙齒不好嗎?牙醫超級多。

DSC_0598_nEO_IMG.jpg 

      Kineco喜歡大而誇張,所以平安神宮對我的致命吸引力自不在話下。看那用碎石子鋪成的廣場,多麼遼闊有氣勢啊!行走期間的人們,不過滄海之一粟。

DSC_0639_nEO_IMG.jpgDSC_0608_nEO_IMG.jpg DSC_0614_nEO_IMG.jpg

      太陽真的太大了,Nomar完全睜不開眼睛,又是一個苦瓜臉。

DSC_0620_nEO_IMG.jpg 

       之後雖然幸運的坐到往南禪寺的唯一公車5號,但是卻在名為南禪寺永觀堂之站遍尋不著南禪寺,明明就照著地圖的指示,怎麼就是找不到。眼看著時間一分一秒流逝,Kineco當下當機力斷,快刀斬亂麻,割捨了南禪寺,直接往若王子神社前進,因為它是哲學之道的南端。

  DSC_0654_nEO_IMG.jpg

      哲學之道從若王子神社到銀閣寺,全長約2公里,與琵琶湖疏水分流渠並行,是京都的一條著名的旅遊散步小路,頗有小橋流水之趣。由於昔日名哲學家西田幾多郎經常在此思考、散步之故,所以被稱為「哲學之道」。哲學之道的關雪櫻和楓紅皆是遊客朝聖的
名所,而此時只有連綿無垠的蒼翠深深的撞擊著我們的視覺,而那潺潺溪流,在靜謐的午後,像一首美麗的詩。

      這裡絕對值得浸泡一整個下午!!我的每個心跳都在阻止著我為了趕車的疾行快步。那些輕風摩挲著樹葉的片刻;那些枝枒彈跳著陽光的吉光片羽,都應該放慢腳步坐下來,吃片蛋糕喝杯咖啡地細細品嚐。而在樹叢之後那一間間別具特色的商店,此刻正靜靜的召喚著我蠢蠢欲動的靈魂。可是我們一定要搭到16:44分回大阪的車,才趕得上六點甲子園的比賽,所以我只好在心中暗暗發誓,有朝一日,我一定要帶著全然放鬆的心情,來品嚐這獨一無二的時刻。

DSC_0662_nEO_IMG.jpg

DSC_0663_nEO_IMG.jpg 

      在快到銀閣寺的時候,出現了看起來很誘人的冰淇淋,一支才¥250,京都素以甜點聞名,今天就先來個前奏吧!

DSC_0674_nEO_IMG.jpg

      因為賽程的關係,所以今天的行程實在有夠糟糕,整天跑來跑去的。有驚無險的趕上JR回到大阪之後,我們只好在阪神車站B1的麵包店買麵包果腹,再轉阪神電鐵往甲子園前進。車站裡還有個專門售票機賣大阪甲子園的來回票,便宜¥20元。
        沒想到到甲子園也是一段不小的距離,車上滿滿的人潮快把電車擠爆。Kineco嗆Nomar說怎麼不見他言之鑿鑿的球衣大隊,後來到了才知道,不遠千里前來觀戰的球迷們,或許是剛下班,或許是先參加別的聚會,等到球場再套上球衣,這也是球衣開襟的方便之處。
        六點整,我們終於在甲子園這個高中聯賽的殿堂找到了屬於自己的位置,Kineco被現場將近五萬的球迷陣仗給震懾住了,台灣職棒幾時能有這樣的榮景?而這五萬人包括Nomar在內幾乎都是阪神虎的球迷。Nomar說,因為最近阪神的戰績不佳,所以竟然有一角落被東北樂天攻佔了,這實在是多年來不曾出現的怪現象。

DSC_0679_nEO_IMG.jpg DSC_0681_nEO_IMG.jpg DSC_0685_nEO_IMG.jpg

      陷落在應援團之中的Kineco,剛開始還自在的大啖麵包,但阪神球迷實在太熱情,加油歌一首接一首的唱,口號也是為每個球員量身訂作。盡責的加油團長即便是投手已經被打爆的狀態下還是給予滿滿的支持。於是Kineco趕緊叫Nomar買來加油棒,跟著應援團的節奏,一聲又一聲,熱情與活力劃破甲子園的夜空。

      其實Nomar看到先發名單是大失所望的,因為他的林威助並沒在先發名單中。然而就在投手被打爆的三局下,四周突然傳來興奮至極的鼓譟聲,往球場中心看過去,林威助代打上場了!全場的球迷聲嘶力竭的大喊:「林威助!林威助!」雖然他們的「助」聽起來是ず而非常詭異。但是聽著日本人瘋狂喊著自己同胞的名字,還是很令人感動的啊!而林威助也不負眾望,率先為低迷的打氣打出了一支安打!應援團簡直不能自己,尤其是我旁邊那位從頭嘶吼到底的小弟,更是興奮的與我們的加油棒互敲,以示開心。

DSC_0689_nEO_IMG.jpg   DSC_0694_nEO_IMG.jpg

DSC_0701_nEO_IMG.jpg

DSC_0696_nEO_IMG.jpg

DSC_0693_nEO_IMG.jpgDSC_0699_nEO_IMG.jpg  

      這是散場時一堆人擠電車的可怕畫面。因為今天又輸了,所以球迷只好默默離開,否則可是會沿路唱歌的呢!幸好臨時調來了一列列的列車,載走了一列列失望無奈的球迷,不過對於Kineco而言,可真是一個永生難以磨滅的體驗呢!

DSC_0713_nEO_IMG.jpg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ellena0819 的頭像
ellena0819

那年夏天 最寧靜的海

ellena0819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