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月31日,一切都如火如荼,一顆雀躍不已的心早已飛出行李箱之外,印表機正吐出最後確認的表格,渾不知爬滿了窗櫺的細雨,正悲切的預言著即將到來的不幸。

然後,電話鈴聲宿命似的響起。"您好,我們是越南航空,跟您通知明天的班機停飛喔。"

停飛?我很詫異,氣象預報不是說颱風明天下午才登陸嗎?我搭乘的明明是一早的班機!我迭聲抱怨,我據理力爭,結果只換來抱著話筒悵然若失的無奈與悲憤。

由於8/2才是颱風影響台灣最大的時候,所以為了保險起見,第三通電話的好心小姐幫我劃了8/3下午的飛機。

我陷落在與租車業者及民宿老闆魚雁往返的時間裡,一邊含淚與TGV一段9歐的劃位券說再見,一邊大刀一揮,斬斷了尼斯二日的行程。

幸好我夢寐以求的La petite provence還有房間,幸好租車延兩天只多了NT800,幸好我本來就不熱切渴望蔚藍海岸。幸好幸好,現在想來一切都還好,我都快忘了我當時是怎麼憤恨地詛咒著越南航空罔顧消費者權益,我甚至很認真地查詢了班機延誤的理賠事宜,可惜的是理賠範圍不包含出發地,更遑論我人好好的在家裡!

哈哈,出師不利啊!接下來兩天連彰化也少見的風雨咆哮,Nomar很樂天的提議去大遠百看黑暗騎士,頗有偷得浮生半日閒的喜悅,我卻盯著奇摩即時氣象中路徑詭譎的蘇拉颱風動態,一整個坐困愁城。

一直到8/2晚上,我們只是花十分鐘走去超市買個泡麵,就剛好遇到停電。兩個人在淒風苦雨中望著動彈不得的電捲門無言以對,有家歸不得,平時所仰賴的便利性此刻變成致命傷。一連串像是悲劇的楔子,我開始懷疑我的法國行是否就此胎死腹中?

後來電終於來了,我也熬過來了。隔天一早,天氣大好,當我們終於穿過人潮洶湧的桃園機場,坐在越南航空座艙中等待排隊起飛時,竟然對上蒼的垂憐而感動得差點落淚。河內,我們來了。

  DSC_0321

A323上不意外的以越南新娘及新台灣之子居多,嘈雜是難免的,空姐也......,越南語更是讓人丈二金剛摸不著頭腦。還好不到三個小時,我們便抵達了河內國際機場。

拎著包包正準備往前面走,卻見人潮一分為二,後半段自動地往後移動,不明所以的我們一下機才終於了解其中奧妙--沒有空橋!!眼前只有幾台接駁公車突兀的立在蒸騰浮動的空氣裡。天阿!越南好熱,比台灣有過之而無不及,所以當接機的先生告知我們,因為時間關係市區觀光將改成過境旅館時,大家都露出了鬆了一口氣的表情。

九人小巴只開了五分鐘就到達這個"古意盎然"的中國風旅館,Lobby沒有冷氣的木造建築讓大家面面相覷,傳統的陳設讓時光彷彿倒流了20年。要不是轉動房門鑰匙的剎那一陣清涼撲面而來,真會讓人有落難異鄉的苦情氛圍。

但多虧了這個過境旅館,讓我們在接下來將近12小時的漫長飛行之前,能愉快的沖個澡(而且房裡沒有任何昆蟲出沒),悠閒的躺平(很重要!),並關心一下奧運賽事(某人去到哪不拿個遙控器就會覺得痛苦不已,如萬蟻囓心),還吃了一碗道地又美味的越南河粉(我的心頭好!),以及免費的落地簽。在旅程還未正式開始之前,舒緩了長程飛行的疲憊。

DSC_0325 DSC_0329 DSC_0330  

起飛前兩小時,大家在坐沒兩下就狂冒汗的Lobby等待接機先生,頭上的電風扇嗡嗡作響,襯著窗外唧唧的蟲鳴,我探頭往外一望,赫然發現夜晚的旅館外觀竟然像一座廟!

 法國行補遺 002 法國行補遺 006 

河內機場的出境處相較於入境處人聲鼎沸得多,儘管夜深了,還是隨處可見一張張疲倦卻興奮的臉孔,正打算展開一段段未知卻引頸期待的旅程。DSC_0333   

空姐的人形立牌,果然是空姐中最正的才能代言,私心覺得與蔡霈霈有幾分神似。

 法國行補遺 107  

河內到巴黎段是豪華的波音777,飛機餐是頗好吃的南洋風味餐,有只有越南字幕的個人影音設備。我唯一扼腕的是選了靠窗坐位,儘管身旁的法國優雅婦人頻頻對我微笑,我還是沒有勇氣在她酣睡時請她讓我過去上廁所,只好忍痛拒絕服務周到的空服員頻頻送來的果汁。除此之外,全身痠痛應該是長途飛行的必要之惡(之前搭長榮去捷克也是一樣苦不堪言。)大抵上,除了任意停飛令人髮指外(不是延飛喔!是整個台北飛河內的班機取消掉 完全欺負越南人就對了)用時間換取機票將近兩萬的價差,我覺得頗值得。

 DSC_0335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ellena0819 的頭像
ellena0819

那年夏天 最寧靜的海

ellena0819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