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了當個美美的新娘,我也不能免俗的加入了瘦身的行列。

以前總是大力阻止我減肥的爸媽,這次竟然默許我虐待自己的行徑,買飲料和炸雞時也只買四份,並刻意在我不在家時才吃。為了讓我趕在六點前吃到新鮮的蔬菜晚餐,甫下班的媽媽,捲起袖子一把就埋首在鍋鏟中,蒸騰的油煙恣意舞動著,將媽媽疲憊的臉團團包圍,我看見一滴汗水沿著她的髮際滾落,在磁磚上,發出了莫大的聲響。

我們家一向在七點半才開飯的,當爸爸與弟弟一一拖著滿臉的倦容進門之際,只有我一個人心滿意足的大快朵頤。然後,七點之前,我已經背起行囊,整裝待發,前往健身房。

當我回到家時,通常爸爸已經將碗洗好了,弟弟也已經將衣服晾好了,而我竟然像一個局外人般什麼忙都幫不上。我磨蹭到正開心地看肥皂劇的媽媽身旁,想對她說些什麼,喉頭卻像塞了一把棉花,我只好轉過身摸摸睜著無辜雙眼的小麥,假裝若無其事。

那天傍晚,妹妹難得回家一趟,大家約定好去吃日本料理。因為減肥的原因,全家人已經很久沒有上館子放鬆一下,但是突如其來的任務,卻打亂了所有節奏。

很是不甘心,回到家後,盤據在沙發兩端,是默默生著悶氣的我,以及手足無措的Nomar。
很是不甘心,而他卻只是無能為力的嘆了長長的一口氣。
很是不甘心,在天平的兩頭擺盪時,他只能順勢滑下,而且,理所當然。

媽媽看出我倆的不對勁,挨了身過來故做輕鬆的打圓場,而妹妹在一旁舔著冰淇淋,電視機裡的音樂正漫天喧囂。

有什麼濕濕熱熱的東西衝破我的眼角,或許是我一直不擅長接受安慰,媽媽說沒差這一天,改天再去吃吧!妹妹說要把早上拒絕借我穿的衣服無條件送給我。媽媽又說沒關係他們可以自己去吃貴族世家。妹妹接口說不然她也可以去買肯德基。

而我只是任由眼淚毫無節制的狂飆,那晶瑩的透明液體裡,不甘心的成分早已被稀釋,而被感動大舉進攻,攻城掠地。

因為我最討厭吃貴族世家。因為我不能吃肯德基。

後來媽媽在出門前,還是為我炒了一大盤滑蛋莧菜,我默默的坐在桌角,讓淚水在菜湯上泛起一圈一圈的漣漪。爸爸哼著輕快的歌下樓,在我面前停格了幾秒鐘;弟弟大叫肚子餓死了,經過我身旁時,卻什麼也沒說。他們一個個開心的向我揮手道別,並祝我好運。

何其有幸,我擁有這樣的家人,用柔軟的心,細細的縫補倔強又脆弱的靈魂,小心翼翼的維持著表面的寧靜。因為他們知道,對我而言,不要追問,就是最好的回答。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ellena0819 的頭像
ellena0819

那年夏天 最寧靜的海

ellena0819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