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不上為什麼,我想用這首歌來定義妳。

       越過了重重的心牆 有一整片藍天
    
       在那一個薰風折騰的午後,我輕輕推開門,踏進那個當時號稱五星級的宿舍房間,窗外亮晃晃的陽光宣告著嘉義的九月毒辣而火熱。而妳從比人還高的書堆裡探出頭來。一張很可愛的臉,輕輕的說了聲「嗨!」

       我從此知道,窮極一生,妳將是我的信仰。

       妳教我用BBS,還幫我設了一個可愛的帳號hahaya。打報告的時候,我手忙腳亂的呼喚你問東問西,因為word妳永遠比我熟,總是有一些什麼機關藏在裡面,讓我這個資質駑鈍的腦袋找找不到我要的功能鍵。而往往妳一出現,竟然就神乎其技的解決問題了。那一首白居易的超長詩名「題靈隱寺紅辛夷花戲酬光上人」(結果到現在還是要向妳求救),我背了好幾個晚上都背不起來,而從妳口中吐出,竟是如此輕鬆愜意,似乎完全不必佔用腦細胞。妳慧黠的眼神淘氣的躲在粗框眼鏡之後,有那麼一段日子,我以為妳從不脆弱。

      在妳身旁,我漸漸習慣當一個笨蛋,而且怡然自得。我可以那樣無條件依賴著一個人,坦然的揭示自己的無措與無知,像是多麼舒服的一個繭,躲進去之後,從此不怕狂風驟雨,驕陽炙身。

       然而,後來妳說,因為太聰明,所以與愛情脫了線。

       多少次凌晨方歸的夜唱,妳任妳那笨重的125載著我奔馳在闃黑無人的聯外道路,有一股很沈重濕潤的露氣靜靜的攀附在車頭燈前,那是剛剛在KTV裡,妳點的那首張惠妹的歌。寂寞保齡球靜靜的滾在暗夜的心臟,轟隆隆的出場,卻還是免不了在溝槽中嘆息。回到宿舍後,按照慣例我們會在睡前聊天,而妳的意識永遠比我清醒。後來那個終於進入夢鄉的妳,會否在甜美的夢境中,夢到鐵達尼?

       原來,妳也會受傷,在愛情裡無端泅泳,一絃一柱思華年。而我頂多只能陪著妳一起悵然若失,一向拙於安慰的我,竟是如此手足無措。我的藍天被厚重的陰霾攻陷,灰濛濛的壞天氣,吞吐著令人窒息的潮濕。

       那天妳來找我,原是要撫平心中的衝擊,我們勇敢的談論著那段妳原不願意面對的記憶,我們笑得很大聲,呼喊得很恣意。很多心碎的畫面,彷彿一一消解在歲月的流沙裡,我相信,迷霧會散去,藍天終將晴朗無雲。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ellena0819 的頭像
ellena0819

那年夏天 最寧靜的海

ellena0819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