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上八點半,不太浪漫也不適合重逢的時間,溫度濕度正常,我依舊掛在電腦前,而這時鈴聲沒命似的鬼嚎,是妳的來電。

    我靜靜的端詳著手機螢幕,上面的顯示代號雖然已經很多年不曾相見,但那兩個字還是鮮明如常,好像笑開了酒窩,很深,是一口幽微而充滿秘密的洞。

    我曾幻想過無數個重逢的畫面,但絕對不包括這一幕。我只是順勢按下接聽鍵,沒有顫抖,沒有不安,而妳那一如往常帶著不確定的聲音,就流進我的耳朵裡。

    「我要恭喜妳」妳說。

    我馬上明白了這一切,我的每個狂喜的神經都在打鼓跳躍轉圈,我的呼吸不可扼抑的加快速度。「所以,妳就打算這麼打發我?」回傳到我耳膜的,卻是冷靜的吞吐,連我自己都嚇了一跳。

    「不,我希望妳炸我啦!」其實我很害怕妳就這麼把電話掛了,從此杳無訊息。像去年地震的那一天,我和牛突然想妳,多次鎩羽而歸的我不抱任何希望。而牛提議用她的新手機號碼打電話給妳,我以為我們可以自那天重新開始,因為那時的妳聽起來那麼愉悅,好像從來沒有發生過什麼事情,我們還一起在電波裡共度搖晃的幾秒鐘,一起尖叫,像青春時肆無忌憚的騷動。但是掛斷電話後,我們的撥打卻永遠無功而返。

    就像多年前的那次不告而別,當妳想要離開的時候,妳就會徹頭徹尾的躲起來,連背影也無法瞻望。

    為什麼呢?我曾經千百次的問過自己。我打開電腦檔案,那是我們徹夜長談後,當我終於沈沈睡去,妳留在我桌面的訊息。每當我和男友吵架吵到失去信心,灰心喪志時,妳總是無條件的給我滿滿的元氣。那些窩在宿舍裡的電腦前做心理測驗的夜晚,妳總能洞悉人的內心,直指問題癥結。妳熱愛生命,喜歡閱讀書籍與人群,像是每個人最堅強的後盾。在我們一起練舞,一起出遊的那段時光,我從來沒想過,會有那麼一天,妳將翩然離去。

    會不會,給得最多的人,內心最是孤寂?會不會,其實是我一直享受著妳無條件的給予,活在我建構出的自以為是的美麗?所以,從來沒能細心的發現,暗夜裡獨自舔試著傷口的小獸,眼角的一滴晶瑩?

    總之,妳是蒸發了,從這一群嘻笑玩樂飽食終日的姊妹中叛逃,原因,不明。

    年少相知的人,即使過了一輩子,也無法忘懷。

    而今,原因,仍然不明,但是妳說,妳回來了。我沒有追問,我只知道,在這一刻,姊妹拼圖的最後一塊,終歸完整。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ellena0819 的頭像
ellena0819

那年夏天 最寧靜的海

ellena0819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