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PP_0536.JPG  

我想嘗試描述一個鄉間小屋的日常,一個被漂浮的晨光無聲召喚的清晨,五點五十。

推開落地窗,漫天價響的蟲鳴就不客氣的鑽進屋內,爭先恐後地。生怕鬧醒了床上那安然的眼瞼,我快速地拴好氣密窗,然後,我就得到一個露天浴池旁的靜謐時光。

空氣裡帶著一點濕,那是不必扭開水龍頭也能聽到的嘩嘩水聲,這時還能就著夜裡餘下的一絲沁涼閱讀,閱讀書本,也閱讀自我。

DPP_0533.JPG  

在文字與想像的空檔,仰頭望天,彷彿有個誰拿著吹泡泡機,綿綿密密的曳出一張淡薄的臉,不涉悲喜,只是恬然。

於是我抓起相機,沿著被花香拉長的石板路,一路捕捉梯田山上的三座穀倉,以及樹影斑駁掩映的姍姍可愛。

三座穀倉是三個故事,但是卻有著相同的心願。在他們退休之前,我們暫時得到這自在從容的快活。

DPP_0534.JPG

DPP_0535.JPG

DPP_0537.JPG

 

DPP_0538.JPG

DPP_0539.JPG

DPP_0540.JPG

DPP_0541.JPG

DPP_0542.JPG

DPP_0543.JPG  

屋子彷彿還沉沉的睡著,屋裡的人們或許還相擁而眠,而我沐浴於溫柔的晨光中,只有大灰鵝粗嘎的叫聲和著鏡頭的喀擦聲,此起彼落,不亦樂乎。

我想起昨夜在全然的未知中一路撞開夜色,經過驚險的九個髮夾彎後終於推開那橘色的大門,與我們相見歡的也是那隻大灰鵝,肥美健壯,昂揚俊秀的姿態,難怪王羲之情有獨鍾。

DPP_0528.JPG  

也是在那突如其來的叫聲之後,夜回歸四周杳無人聲的寂靜,只有草叢裡蠢蠢欲動的生命們隱隱約約地鼓譟著。

DPP_0525.JPG

DPP_0526.JPG

DPP_0527.JPG  

我們入住的靑石房與紋石房共用客廳,門後流洩一地的暖色調,紋石房的朋友們剛用完晚餐,原木桌上還有溫熱的氣息。

DPP_0583  

就著主人精心布置的骨董家具,我們也坐擁這一室的悠然。

DPP_0529.JPG

DPP_0530.JPG

DPP_0531.JPG

DPP_0532.JPG  

那麼溫潤的觸感,是即使卸除了夜的薄紗,一個人臨桌獨坐時,仍然具備的厚實溫度。

DPP_0548.JPG  

房裡也是一派不張揚卻足見巧思的骨董家具,能伴著木質調的清新入眠。

DPP_0549.JPG   

眼角突然掠過一陣黑影,飛也似的。它靈巧的在花叢間穿梭,撲動如不停閃動的睫毛,甚難捕捉其神態。

DPP_0581.JPG

DPP_0582.JPG  

一到吃飯時間,所有的旅人都像內建自動發條般醒來,自動的飄到位於最裡頭那幢綠色穀倉裡的餐廳。餐廳裡不無意外的讓小野麗莎慵懶的嗓音搔著每一隻耳朵,陽光已然澎澎湃湃漲到窗邊,而熬煮多時的多穀粥輕輕巧巧地滑過喉嚨,正式開啟活力滿點的一天。

DPP_0544.JPG

DPP_0546.JPG  

趕在陽光肆無忌憚之前,請專屬攝影師操刀,為這山間歲月留下些許足跡。

DPP_0551.JPG   

DPP_0554.JPG

DPP_0555.JPG

DPP_0556.JPG   

DPP_0559.JPG

DPP_0560.JPG

DPP_0561.JPG

DPP_0562.JPG

DPP_0563.JPG

DPP_0564.JPG

DPP_0565.JPG

DPP_0566.JPG

當然也要來點俏皮的片段!

DPP_0567.JPG  

DPP_0569.JPG  

Nomar特別指示,應凸顯他的瘦肚有成的成果。

DPP_0571.JPG

DPP_0572.JPG

DPP_0573.JPG

DPP_0577.JPG

DPP_0578.JPG  

再如何不捨還是要離開。再一次從瞭望平台遠眺,縱谷間的綠野平疇綠得滯人,此刻與天光相映,盡收眼底,時間彷彿凝結。Nomar大嘆不枉昨夜穿梭於樹叢與陡坡中,心驚膽顫地上山。雖然當時負氣下了通牒警告別再找這林深不知處的落腳處,但無敵視野值回票價。我說美景需要一些冒險和一些浪漫,僻靜之所不會在路旁輕易撿拾。為了我靜謐的小時光,下次我還是會不畏訾毀千方百計地,尋找我心中的桃花源。

DPP_0579.JPG  

 

梯田山民宿

0910156103

花蓮縣壽豐鄉豐山村山邊路二段83巷12號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ellena0819 的頭像
ellena0819

那年夏天 最寧靜的海

ellena0819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